24

周四

201910

>

 快讯

  • 郑州打掉一假奶粉犯罪团伙 涉案金额超500万元

    5月24日,郑州市市场监管局执法稽查支队根据群众举报线索,联合郑州市公安局食药支队,对位于郑州南郊某万货城周边的生产销售假冒植脂末、奶粉等食品黑窝点进行集中专项查处,打掉一长期生产销售假奶粉、假食品添加剂的犯罪团伙。据了解,此次专项行动,共查获线下制假和销售黑窝点10个,查封涉案生产设备、包材、假冒食品多批,估算涉案金额超500万元,公安机关现场控制涉案人员36人。根据现场查获并提取对应线上店铺账号数据显示,这些黑窝点都藏于城乡结合部的城中村,采用假冒注册商标标识等形式,生产假奶粉、假食品添加剂,然后利用网络平台进行销售。(正观新闻)

    1天前
  • 贝因美有机A2上市

    5月25日,在贝因美的新品上市云发布会上,爱加有机A2奶源奶粉重磅亮相。贝因美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新品发布的意义,不仅在于宣告以超高端有机奶源产品完善了爱加品牌产品线,更在于贝因美持续向市场提供具备差异化特色且有利润的产品,并以数智内码技术开启闭环营销时代,显示了贝因美寻求与渠道经销商共同良性发展的决心。

    1天前
  • 2021年河南人口发展报告公布:出生人口连年下降,人口老龄化继续加深

    5月24日,河南省统计局发布的2021年河南人口发展报告显示,2021年,河南省常住人口呈现总量减少、人口老龄化继续加深、婚姻状况保持稳定、城镇化率平稳增长增速放缓、人口素质不断提高等特征。

    2021年全省出生人口79.3万人,比2020年减少12.4万人,出生率为8.00‰,比2020年下降1.24个千分点,出生人口数连续五年下降。根据测算,今后一段时期河南省每年的出生人口数量会继续减少。

    2021年年末河南省常住人口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383.0万人,占常住人口的比重为13.99%。与2020年相比,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重上升0.50个百分点,增加42.0万人。

    2021年,河南省15岁及以上人口中有配偶人口的比例为70.12%,比2020年下降2.49个百分点;未婚人口占23.00%,比2020年上升2.98个百分点;离婚人口占1.53%,比2020年微升0.04个百分点;丧偶人口占5.34%,比2020年下降0.55个百分点。

    1天前
  • 飞鹤成功获批我国首个乳铁蛋白生产许可

    近日,飞鹤获批乳铁蛋白生产许可,标志着中国乳品行业第一条乳铁蛋白自动化生产线正式投产。2014,飞鹤开发了乳蛋白浓缩物和乳清分离蛋白加工工艺,解决了乳清基料国产化的关键技术问题;2015年,飞鹤完成了脱盐乳清生产技术研究及产业化,并成为此后近10年国内唯一一条正常运转的脱盐乳清生产线;如今,飞鹤再次完成行业内乳铁蛋白产业化“0”的突破,应用当前国内最先进的生产技术,建成了行业内第一条乳铁蛋白自动化生产线,实现了乳铁蛋白的提取和保护。更重要的是,这一生产线实现了技术链的国产化,解决了国内乳铁蛋白生产的成本问题。(公司发布)

    1天前
  • 恒天然发布第三季度业绩报告,税后利润为4.72亿新西兰元

    5月26日,恒天然公布2022/23奶季原奶收购预期价格并报告了其第三季度业绩的最新情况。2022/23奶季的原奶收购预期价格区间为每公斤乳固体8.25-9.75新西兰元,区间中位值为每公斤乳固体9.00新西兰元。业绩表现上,截至2022年4月30日的前九个月,恒天然的产品销量总体呈现下降的趋势。主要原因包括原奶收购量减少,以及这段时间发生的一些对需求端造成短期冲击的事件,如中国多地因疫情出现静态管理的情况、斯里兰卡经济危机以及俄乌冲突。集团调整后息税前总利润为8.25亿新西兰元,下降了1.34亿新西兰元。

    1天前

 母婴行业观察

孩子王上市,对母婴行业意味着什么?我们跟这些人聊了聊

产业

小六

阅读数: 2225

( 0 )

( 0 )

( 1 )

2021-10-14 21:02

导读:2021年10月14日上午,随着深圳证券交易所内的敲锣声响起,正式宣告孩子王儿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301078)主板A股成功上市,开盘首日暴涨超300%。截止今日闭市,孩子王股票成交量为52.91万,成交额为11.89亿,其总市值为253.5亿。至此,中国母婴品牌诞生了A股的市值“新王”。


20211014210403.png


作为行业的一份子,7年以来母婴行业观察一路见证着母婴企业们的成长发展,也参与过多家企业上市的高光时刻,作为此次孩子王敲钟上市的亲历者,在现场既感受到了母婴企业家的魅力与荣光,也希望孩子王的上市能带给行业更多的发展动能。


孩子王上市对母婴行业意味着什么?


这些年来,母婴零售行业从野蛮生长到如今优胜劣汰进程加速,其中头部力量持续领变行业革新向上。爱婴室、孩子王的先后上市,客观来说,的确有助于提升行业的规范化,促进母婴零售业态的长期发展。从孩子王今日上市开门红的表现来看,也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外界对母婴市场的信心,激发了更多从业者的野心与理想。


20211014210611.jpg


享受过程,庆祝胜利。在孩子王的上市仪式现场, 我们看到,不乏业界大咖和投资人到场助阵,其中也包括众多孩子王的合作伙伴。孩子王的上市对母婴行业而言意味着什么?在现场,我们也跟几位品牌代表聊了聊。


其中,飞鹤乳业董事长冷友斌对母婴行业观察说道,“孩子王上市,给这个行业树立了一个标杆,大家有了学习的样板,孩子王自成立之初到今天第500家门店开业,所做的并不只是单一线下卖货和提供简单服务,它是真正运用了数字化、信息化对母婴群体进行深度服务。”


美德乐执行副总裁、大中华区总经理王澜表示,“首先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说明资本市场认可母婴产业在中国未来的发展,认可优质的头部企业,认可线下以数字化为基础的服务型企业,同时,这意味着品牌方与渠道的合作空间变得更加广阔,整个行业也变得更加平衡和有深度。”


今日一大早,孩子王的投资方之一华平投资中国联席总裁魏臻也发文庆贺,他提到,孩子王所处的婴童赛道一直是华平关注的重点,与最初接受华平资本投资相比,孩子王已经历了数次迭代,十余年的发展,孩子王不仅崛起为民族母婴童服务品牌的领军企业,还在行业中率先实现了用户、商品、员工、管理等全生产要素的数字化。


一片欢喜中,也不乏一些焦虑的声音,“孩子王上市对整个行业来说规模效应更加明显,对其他中小连锁供应商形成虹吸,加上外部环境的恶化,小老板的日子更不好过了……”


唯有经历过最残酷的商业大战

才知今日上市有多少不易


与美妆等发展更为成熟的大快消赛道不同,母婴零售行业近些年来更多是区域割据势力为主,受限于标准化、数字化、服务化等程度较低,行业头部集中度较低,即使全渠道已成大势,与线上的博弈仍是很多实体门店最大的“心病”。内忧外患之下,母婴企业想要走向上市实属不易。

此前几年,不少以实体零售为主的创业者和企业家都有过相同的“至暗时刻”。


乐友创始人胡超就曾在采访中提到,2013年以后,乐友面对的是电商崛起的残酷环境,资本的战火让整个母婴行业陷入价格战的泥淖中。孩子王也曾陷入相同境地,华平投资中国联席总裁魏臻在回忆中说道,在2014-2015之间,孩子王处于全渠道战略的关键时期,美丽说、蘑菇街、蜜芽宝贝、贝贝网等垂直领域的互联网企业纷纷出现,此时,董事会层面产生了很大分歧——到底是烧钱买流量还是构建自己的数字化团队?相较前者,建设团队是明显费时、费力、费钱的 “艰难之路”,意味着数亿元资金投入却无法短期看到回报。最终孩子王选择了后者。可见在残酷的商业大战中,企业家的战略定力有多重要。


“一家数据驱动的基于用户关系经营的创新型新家庭服务平台”,这是如今孩子王给出的“自我介绍”,仅从这一点来看,在中国母婴莽莽的丛林中,孩子王就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确实,创立之初,孩子王做的是母婴零售的生意,它颠覆了传统母婴店,首创大店模式,然而零售业的规模取决于客流量和客单价对于经营成本运转的支撑,创新型的大店模式决定了它无法像传统中小母婴连锁那样单纯的以销售商品为盈利模式,于是孩子王从单一的商品销售拓展至“商品+服务+社交”三轮驱动。


20211014210415.jpg


这一切源于孩子王对行业大势的预判。近年来,无数个单体母婴店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消失,再度证明品类齐全、专业性强且迭代相关服务模式的连锁母婴店相对优势更为突出,越来越多的行业内人士也直言,“商品零售+母婴服务”才是零售的未来。同时,高级行业分析师宋亮认为,未来整个母婴行业的核心价值体系依然是母婴店的线下专业服务产业体系的打造,未来母婴行业70%的增长将来自于母婴服务行业,而非单纯的零售实体产业。在这个逐渐被验证为未来趋势的赛道里,单枪匹马的孩子王率先把模式跑通了,从聚焦零售到专注服务,从母婴零售商转变为家庭服务平台。


而孩子王做的远不止这些。于零售行业而言,优化效率、深挖潜力是一场颠覆其生产方式的革命,孩子王独特的育儿顾问式服务模式以及重度会员制下的单客经济模式正在颠覆着整个母婴行业。孩子王拥有着全国近6000名持有国家育婴员资质的育儿顾问,而早在2017年的公开数据中就有显示,其5000名育儿顾问创造45亿销售额,人均产值900万。此外,最新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公司会员人数超过4200万人,较2017年初的1154万人增长了超过2.6倍,其中最近一年的活跃用户超过1000万人,会员贡献收入占公司全部母婴商品销售收入的98%以上。无论是会员转化率、会员消费占比还是会员首年复购率都是其他企业所不能企及的。


这背后的一切不能不提孩子王的数字化先锋实践,对于孩子王来说,数字化早已融入到企业的发展战略中,以至于有人称,孩子王上市实则是行业数字化的新胜利。确实,纵观孩子王的发展路径,数字化早已落到实处,基于用户、员工、商品、服务、管理等的全渠道数字化经营正在重构母婴零售,这一点以往已经有太多文章进行了深度剖析,这里就不再过多赘述,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孩子王的数字化正在改写以往零售生意的游戏规则,并加速了线上线下的博弈和融合,加诸在孩子王身上的众多标签中,“数字化”也一定是放在最显眼位置的那一个。


一如五星控股董事长、孩子王董事长汪建国在上市发布仪式上所说,“商业最大的灾难就是同质化竞争,孩子王的商业模式全来自于原创,同时还通过不断迭代创新持续保持它的行业领先地位。”我们或许可以期待,这个中国母婴细分行业的独角兽在上市后还会继续给国内婴童行业带来哪些颠覆。


盛名之下,长期繁荣的信心何在?


硬币总有正反面,这些冲击人们眼球的数据和成绩背后,我们总能听到外界对于孩子王未来发展的诸多猜测和疑虑。


根据招股书,2018-2020年,孩子王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6.71亿元、82.43亿元、83.5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7.42%、23.56%、1.37%,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194.21%、36.76%、3.61%。营利双增,值得肯定,然而,市场上仍有不少声音直言孩子王遭遇了成长瓶颈。


据招股书,从营收结构来看,母婴商品仍是孩子王营收的第一大来源,该项收入占比虽在逐年下滑,但也并不是母婴服务所能望其项背的。从一开始,孩子王创立大店就绝不是只为卖货,更多的是希望建立一个线下场景为母婴人群提供增值服务,包括童乐园、互动活动等,但就近两年的数据来看,孩子王的母婴服务占比始终在2%-3%左右徘徊,收益甚微。


20211014210421.png


孩子王作为行业标杆,相较之下已经做的不错了,这些质疑声背后更多的戳中了当前大多数母婴零售门店的痛处,即商品销售占比多数占大头,服务更像是捎带着做。与其他家相比,孩子王已经将服务放在了公司战略层面,如今看来,占比虽小,但对于满足客户全方位需求、提升用户体验、增强客户黏性等方面确实起到了重要作用。


此外,让诸多人诟病的一点就是,在孩子王占比极高的母婴商品销售收入项下,奶粉的业绩营收位居第一。据招股书,奶粉销售占比从2018年的50.32%增长至2020年的57.86%,而除纸尿裤之外,诸如零食辅食、营养保健、外服童鞋、洗护用品等占比均在10%以下。


20211014210426.png


其实不止是孩子王,奶粉作为母婴消费品中的刚需高频,本就是一般的母婴零售企业的重点品类,这一点毋庸置疑。据孩子王方面表示,与公司合作的奶粉品牌较多,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公司前五大奶粉类供应商占奶粉采购额的比例分别为46.95%、43.73%和 41.87%,最大单一奶粉类供应商占奶粉采购额的比例分别为19.55%、15.87%和15.50%,均呈下降趋势,公司对奶粉类供应商不存在依赖。
 
而在深耕奶粉这一核心品类之外,孩子王也在不断进行多元品类扩张。据招股书,2018年-2020年零食辅食和洗护用品都取得了一定程度的增长,归根结底,一方面是由于这两大细分行业进入快速发展阶段,而另一方面,则得益于孩子王自身对于奶粉之外的其他关键品类的重视程度也在逐渐上升。
 
一番梳理,其实无论是盈利模式的单一还是销售品类的集中,似乎于线下零售而言都是通病所在。过去十年余,孩子王凭借精耕细作保持着高速增长与持续进击,接下来如何将当下挑战转化为未来机遇实则更加考验其洞察力和变革力,而这同时是行业领军者该有的责任与担当。
 
此次上市既是孩子王的里程碑,也是万里长征的新起点,依旧是那句话——享受过程,庆祝胜利。


文章来源:母婴行业观察




版权声明:转载母婴行业观察的原创文章,需注明文章来源以及作者名称。公众号转载请联系开白小助手(微信号:zhangxiaoxian1015)。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扫描二维码,第一时间获取母婴行业的资讯和动态。
从此和母婴行业观察建立直接联系。

孩子王

分享至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本栏目文字内容归myguancha.com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Copyright © 母婴行业观察 |  京ICP备12043030号-6